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努努书坊->《吴若权中短篇小说》->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仰望天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爱的极限是什么?爱的极限是——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你伸手要触摸它时,觉得遥不可及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唯有不停地继续仰望,才会发现它离你愈来愈接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机场送行的那一刻,钟衣桦的内心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和王磊的相逢与离别,都是在这个机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入关前,王磊从随身的行李袋里拿出一盒礼物,当着她的面打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最新的手机,可以上网的。旅行中的每一天,我都会送Email给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痴痴望着她,显然对这段感情的结局毫不知情。她流下两行眼泪,不只为了这次离别,也为了她心中的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泪水,有时候只是一时情绪的抒发;有时候是永恒的纪念。泪水,是神秘的。爱怨与欢悲,都会激动落泪;但除了落泪的人本身,别人无从分辨是爱、是怨、是欢、?#25925;?#2475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流着泪的她,竟理智地想起曾经在某个网站上看过一篇医学院学生张贴的报导,不知道是真是假,上面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在最绝望的时候,应该是流不出眼泪的。如果,在最绝望的时候还能流出眼泪,那时候的泪水是最咸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愿他不要上前来与她吻别,她不想这么快让他知道她的决定。至少,等他回来再说。这一趟是他计划了很久很久的旅?#26657;?#33258;己爽?#23478;?#32463;够扫?#35828;?#20102;,她不要他怀着破碎的心独自去旅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25925;?#32039;紧地抱住她,一张俊秀的脸凑过来吻她,不能拒绝。他尝到她的泪水了。咸咸的泪水,?#25506;?#20182;的肚里,如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,永远相随。或者,也预言了一?#2665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挥手,他举起登机证,脸上灿然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挥手,她的泪水,再度?#21487;稀?#22905;心中献上祝福,希望即使没有了她,他的人生可以依然幸福圆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个月来的网络恋情,在此定格。人生的千山万水,继续向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嗜好是滑雪;她的梦想是看雪。当初,透过交友网站?#20960;?#30340;资?#24076;?#24444;此就知道:“雪”是他们共同的爱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嗜好和梦想,很不相同。嗜好,是苦与乐都愿意身在其中?#27426;?#26790;想永远是美得遥不可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没有正式见面之前,他的化名是“Sky?#20445;?#22905;叫做“衣衣”。那时候,他们就?#24049;?#22307;诞节过后,要一起去旅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小移居北国的他,对雪的熟悉,远胜于生长于南国的她。他在Email中写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雪,渺小而壮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让你在面对它时,既感到骄傲、也觉得谦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滑雪时,骄傲与谦卑经常错置在我的胸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9029;?#24120;想要征服它,?#20174;?#23425;愿被它打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我以生命的力量飞冲翻越过雪白的山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以为,我征服了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?#19968;?#21040;山脚,回头一看,身后一片不为所动的雪?#3106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才知道,是它征服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真实的生活中,她没有看过雪。?#35745;?#21644;电影中的雪,是柔美而浪漫的。她从来不曾将“雪”和“征服”这个字眼联想在一起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复给他的Email中,她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我来说:雪,是用来欣赏的。不是用来征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576;?#19981;可语冰。也许,你才是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,谈过几次恋爱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觉得生命中能教人既感到骄傲、也觉得谦卑的唯?#23567;?#29233;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态度诚恳的他,身居异国,很认真地阅读每一封Email,无非就是想要把握每一?#25991;芄还?#36890;彼?#35828;?#26426;会,不论她只是随意提起、或刻意探测,他都愿意据实以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衣衣,尽管有一句话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相,是最美丽也最丑陋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68;故?#24895;意让你知道所有的真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我工作很忙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曾先后与三位女孩个别在不同时期交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,和最近的这一位女子还有过爱情的结晶。但她坚持要拿掉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,她对未来没有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这一次分手之后,我?#22253;?#24773;感到十分疲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爱情和滑雪?#22675;?#21516;之处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结束之后,必然感到疲累。不同的是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滑雪,让我愈挫愈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爱情,却让我愈败愈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,投身网络的世界,寻找知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目前还在通信中的网友,只有你和另外一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来以为诚恳的告?#31069;?#21487;以赢得对方更多的信任。没想到,他错了。寄出这封信之后,她就以“工作忙碌”为理由断讯。再收到她的Email时,已经是三个星期以后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不否?#2407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十分“资深”的爱情阅历,把我吓?#30423;恕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几个星期以来,我一直在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该不该跟你继续发展下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是很奇怪的动物,我们没见过面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连朋友都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却?#38405;?#26377;了莫名的好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怕我是自做多情、愈陷愈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立刻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衣衣,相信自己的直觉吧!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应该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大家都说“网络没有?#27809;?#33394;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我不这么认为,我相信只要真心相对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网络?#25925;?#26377;知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道,你不觉得我们的交往,像童话般神奇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信附寄我的生活照片五张,请打开附加档?#3111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先扫?#31455;?#20102;,没有问题,请放心存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了避免计算机中毒,从不打开附加档案的她,这次?#35780;?#19979;载。五张俊逸的男子生活照片呈现在她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中,四张都是在滑雪的时候拍的,他穿著全套滑雪配?#31119;?#38706;出自信的神采,颇有明星架势。三张带着墨镜,只有一张看得见五官。每一张照片都迎着阳光,给人既冰冷、又温暖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一张是在他的办公室拍的,穿西装打领带的他,看起来又是另一种气质。他担任计算机工程师,背景是机房,规规矩矩,少了生气与活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性特有的好奇心与虚荣感一起发作时,总有奇妙的事会发生。她决定将五张照片转寄给好朋?#35759;?#40515;,让她分享自己的网络奇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可能吧!人家是大帅哥耶!居然会上网征友。”杜鹃在电话线上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1069;?#20320;讲这?#21482;?#24456;侮辱人耶!难不成我是宇宙无敌超级大恐龙,才会上网征友。”钟衣桦对她的好朋友发出不平之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?#31119;?#20320;不要那么敏感好不好,我是说网络上帅哥比?#20185;?#20102;,美女?#25925;?#24456;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你会说话,你再继续么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真的啦!这个世界能?#36824;?#31867;为帅哥的?#20998;鄭?#26412;来就不多,其中好的都被积极的女人?#25918;?#20102;,剩下来优秀男人几乎都是同?#23613;?#21482;有这种感情遭遇不断挫折的帅哥,才会上网啦!是你运气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吧!同意你前面说的,后面的那一句我有意见。这不是运气好,其实我也很努力啊!”钟衣桦为自己申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通信这么久了,什么时候?#25165;?#35265;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了,公司派他来这里的分公司出差,会住上几个月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去机场接他吗?他有没有你的照片?#20426;?#26460;鹃提醒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5381;校?#20320;的照片借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696;?#22043;?你是对自己没信心;?#25925;?#24819;恶作剧?故?#23478;?#38453;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脚?#20182;一下嘛!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机场接他,看他会不会认错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当人家是白痴啊!这样乱搞,理所当然会认错,万一他爱上?#20197;?#20040;办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,只要你不出声就没事。我们?#24049;?#30456;认的记号,我穿白色洋装,手上拿一束鲜黄色?#20498;?#33457;,通关密语是‘仰望天空’!”钟衣桦的表情,只?#23567;?#38518;醉”两个字可以形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是’仰望天空’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的化名是’Sky’;爱情是我的信仰。所以,通关密语是‘仰望天空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么诗情画意喔。”杜鹃也情不自禁地陷入浪漫的幻想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已经想好了。去接他那天,你帮我一起拉海报,上面写着:‘欢迎王磊先生’,人生嘛!难得给他好好地‘?#20303;?#19968;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概盖因为杜鹃提供的照片年代有点久,拍摄的距离也比?#26174;叮?#26426;场相见的那天,王磊并没有将杜鹃错认为钟衣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以?#25163;?#30340;目光及步伐,肯定地走向钟衣桦,热情地唤她:“衣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交往几个月以后,一个星期三的傍晚,钟衣桦约他和杜鹃一起去吃意大利面,她才对他招供,并且取笑他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眼光好差,居然看不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我相信我的直觉。肉眼所见,未必真实;心灵所现,才是你要的方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的话,像禅语。”杜鹃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场,并没有任何不愉快的气氛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钟衣桦甚至有些得意,他对生命的智能和?#22253;?#24773;的执着,都令她觉得骄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里,她写Email给他。这是他们的约定,交往之后仍要继续保持书信来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真的好棒,连我最要好的朋友都很佩服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前,有关照片的玩笑,请你不要介意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,不会因此而爱上我的朋友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一直忘了问你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的另一位网友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信发出去几天,王磊并没有回复。她想,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了,他没有时间去开启电?#26377;?#31665;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依旧在周末约会,连着吃饭、看电影、唱KTV,他留她在公司租来的五星级旅馆的宿舍过了一夜,没有特别再去提起Email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星期一早晨,她到办公室打开电?#26377;?#31665;,收到他的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衣衣,和你交往的这几个月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像天使,天真而且完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愿我是上帝派来?#23637;?#20320;的使者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给你欢笑,给你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,请你要相信?#36965;?#19981;要一再怀疑?#36965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,照片的事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你对我个人品味的一项测试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么,网友?#22675;?#34385;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你对我爱情?#39029;?#30340;一个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不怪你,你有权利提出任何问题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求?#19968;?#31572;或?#21563;澹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我必须坦?#26657;?#36825;也是一种伤害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当我的心灵愈想靠近你时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会被你狠狠地踢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什么?我觉得你如此熟悉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你,却让我觉得你和我之间很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道,我哪里做错或做得不够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才会如此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来就有Mondayblue症状的钟衣桦,看完这封信后,心情上更是darkblue,实在闷得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将这封Email转寄给杜鹃,不到两分钟,杜鹃习惯在办公?#24050;沟?#21971;门谈私事的声音,立刻透过电话线传递友谊的安慰给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干嘛那么伤心啊?你这样问他并不过分啊!”不愧是好朋友的杜鹃,永远站在她这边,不分青红皂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吗?他怪我太不信任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看啊,他是作贼心虚。你看,他根本不正面回答,故意回避他和另一位网友的交往情况,太不诚恳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求他和另外那位网?#35759;?#32477;来往。”杜鹃笃定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有权利这么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拜?#26657;?#20320;们上过床了,你是他的女人耶!他应该为此负责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没说不负责啊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也没说过要负责啊!”杜鹃愈说愈气,这是她?#22675;?#36890;习惯,气到不想说了,就借口收线:”?#20064;?#20986;来了,我不能继续讲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午休息之前,钟衣桦以ICQ呼叫王磊,希望约他一起午餐。他没有响应,手机响了半天,没有人接。她打电话到办公室去,由邻近位置的男同事代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在位置上。”对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今天中午跟他的网友出去吃饭。”其它同事很兴奋地在旁边起哄。这年头,能和网友发展长期友谊,并顺利约出来吃饭、聊天,是很令人羡慕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从她的耳里听进,心里确实很不是滋味。立刻向主管请了两个钟头的假,她决定到他的办公?#34915;?#19979;等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点钟,超过中午休息时间半个小时,王磊一个人走回办公?#36965;?#31070;情看来十?#38047;?#24555;,眼角都是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衣衣,有事吗?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很开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见你当然开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应该是跟网?#35328;?#20250;很开心吧?#20426;?#22905;的言语中,全是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衣衣,你误会了。”他镇定地解?#20572;?#19981;瞒你说,我的确是和网友去吃饭。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。几个月前,她知道我会从国外调到这里工作一段期间,就一直说要请?#39029;?#39277;。我把我和你交往的事都告诉她了。她非常祝福我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什么的话,你为什么神秘兮兮地,还故意不让我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有神秘兮兮,是你一天到晚疑神疑鬼,你叫?#20197;?#20040;说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钥匙还你,我没有资格保管它。”她取出周末晚上他交给她的宿舍钥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倒希?#20320;留着它。它是你的,别人用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路上行人来往,其中还有他的同事,他不顾一切用力将她?#21040;?#24576;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衣衣,相信?#36965;?#25105;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以为没有和对方上床,就是没有对不起?#34915;穡?#20320;已经背叛我们的爱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哭着将钥匙丢向远方,?#26082;?#22320;砸在一位机车骑士的安全帽上,把悲剧演成?#24535;紜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磊一边向频频转头过来骂三字经的机车骑士道?#31119;?#19968;边冲向马路检起钥?#20303;?#38047;衣桦已经招到一部出租车走了,留下错愕的他,望着那?#35328;?#21273;发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失恋,真是最好的减?#23460;!?#26460;鹃在电话那头取笑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错了!根据我的经验:思念,才是最好的减?#23460;!?#38047;衣桦不惜在好友面前自嘲,“你失恋,只会教人自暴自弃,愈吃愈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冷战了这么多天,你还想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是冷战吗?#24656;?#26159;?#20197;?#26102;不想理他而已。”杜衣桦看着衣带渐宽的自?#28023;?#26080;奈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,他真的在乎你,应该会主动来找你吧!连Email也没发给你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没有上网去收信。老实告诉你吧,?#19968;?#19968;不做、二不休地针对他的帐?#27966;?#23450;了自动?#24605;墓?#33021;。所有他寄来的信,都会被退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你太狠了吧!你是当真要跟他分手啊!?#25925;牽?#21482;是给他一个考验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鹃,其实我在考验我自己。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在乎这段感情?为什么?#39029;?#25361;剔他?我爱他比较多,?#25925;?#29233;自己比较多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答案很明显了。”杜鹃毕?#25925;?#26368;了解她的好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对了!这么多天把自己封闭起来,我才知道:因为我太在乎这段感情,所以常挑剔他。我爱自己比较多,一味要求对方要用我习惯的方式来爱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回头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回头。我觉得我和他不适?#24076;?#25105;们爱得太露骨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爱得太露骨?#20426;?#26460;鹃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觉得吗?几个月来的通信,加上这些日子来的相处,我们好像把人家谈三年恋爱才会到达的程度都?#20185;?#36827;度了。触及彼此太多心灵深处,回不到柴?#23376;?#30416;酱与?#20303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爱情,在虚拟世界太梦幻了,该如何延伸到真实的人生继续美丽?#24656;?#34915;桦几乎不给自己努力的空间余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们计划好的旅行呢?#20426;?#26460;鹃担心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让他自己去吧!反正他在这里?#22675;?#20316;快要结束了,他总是得回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,他会带你走的。你不是很向往异国的生活吗?#20426;?#30475;过情海浮沉的杜鹃,认为有必要鼓励自己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太天真了,我和他才交往多久,你真以为我要嫁给他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Whynot?你们的默契,不输给结婚十年的夫妻啊!你回想接机那天,他根本毫不犹豫地走向你。”杜鹃好像比当事人还积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真的有那种默契,我就不会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网友,和他闹翻天了。”讲到这里,钟衣桦的心情很沮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忌?#21097;?#26159;忌妒让你的磁场失灵的。”杜鹃铁口直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爱,就有忌妒。爱,一旦超脱到不忌?#23454;?#22659;界,?#19968;?#30097;是否还能厮守。我想,?#19968;故?#20915;定和他分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吧!”挂上电话前,杜鹃?#25925;?#19981;放弃地给她勉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距离出国前两个星期一个夜里,钟衣桦和同事去聚?#20572;?#25509;着去唱KTV,玩到午夜才由一位男同事送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喝?#35828;?#32418;酒的她,实在不胜酒力,脸颊一片酡红未退,连拿钥时开门的手都在颤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仅剩下一点小小的清醒,她用力提防着公寓楼下的街灯旁边站着一个男人,愈是急着要开门,愈是对不准钥匙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她没有发现:那个男人是王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忙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出声,着实重重地惊吓到她,整个人几乎摊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自然地,他上前扶起她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衣衣!”他的语调里,前嫌尽弃。?#25925;牽?#20182;不曾真正恨过她?#20426;皚?#19968;ㄡˋ……?#21462;?#23601;是你。”她本来要大声呼救的,伏靠在熟悉的臂弯才发现是王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送她上楼。不能免俗地,以亲密关系做为彼此误会冰释的仪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黎明,他问她:”你会陪我去滑雪吧?我这边?#22675;?#20316;结束前,放两个星期的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能去。”一时之间,她不知道应该找什么理由拒绝他,只好直?#24433;?#32467;论说出来。至少,先拒绝和她去旅?#26657;?#20998;手的事,等他回来慢慢再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他觉得最深入对方灵魂的时刻,被她推开。她永远是这样,他渐渐习惯了她的方式。即使,此刻她裸着身体依偎在他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勉强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谅?#36965;?#25105;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畏惧那种归属于一个男?#35828;?#24863;觉。愈是接近幸福,我就觉得幸福愈不会属于我。我害怕和你在心灵上结为一体之后,就会失去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懂。在滑雪中,双脚腾空的时候,我?#19981;?#26377;这种感觉。离开地球表面愈远,我才愈觉得接近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离开她的住处前,他留下一张磁盘,里面都是这些日子以来他寄给她、却被退回来的Email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是没有感动,只是理性战胜她的?#34892;浴?#22905;要全身而退,保留完整的自己。她回了一封Email给他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趟旅?#26657;?#20320;自己好好地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会去机场送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?#19981;?#21033;用这段期间,好好调整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关于感情的事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你旅行结束,?#20197;?#32473;你最后的答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机场送别的那一刻,钟衣桦没有想到,王磊的旅行永远没有结束。他,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刚离开那几天,她每天都从他送的手机里,收到他的讯息。双方也通过几次电话,隔着白天与黑夜的距离,她反而比较能够?#22836;?#33258;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衣衣,爱的极限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不只一次?#39318;约海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来,我知道:爱的极限是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你伸手要触摸它时,觉得遥不可及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唯有不停地继续仰望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才会发现它离你愈来愈接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他寄给她的最后一封Email,从此中断讯息。收到这封主旨为《仰望天空:的Email的那个夜里,她还主动打电话告诉杜鹃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很后悔,竟?#24187;?#26377;陪他去滑雪。这次我好象真的动心了。等他旅行结束,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失去消息,钟衣桦开始担心。她从来没有这样记挂着一个男人,即便她最恨王磊的那段期间,她也不曾为他失眠。可是,她已经好几天不能阖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她开始想要打听他的消息时,才发现他们之间所有联系的方式,只有手机和电?#26377;?#31665;,如果他不主动联络,或?#27426;?#22238;复讯息,那么最后的结果,仍是音讯全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试着联络他服务?#22675;?#21496;,由公?#23616;?#31649;联络总公司,再由航空公司及旅行社帮忙,终于找到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找到的时候,他早已经倒在雪地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救?#35759;?#21592;从?#20173;?#30340;直升机上,?#38405;?#30640;的方式为他拍了最后的一张照片——背景仍是白茫茫的雪,他全身僵硬不动,双眼仰望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 《吴若权中短篇小说》 下一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ine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任3算法公式